好作品不该孤单,强力推荐《一个勺子》是今年必看电影(一个勺子)影评

Posted by admin at 12:00 上午 on 10, 8月 2022

在电影的最后,拉条子戴上傻子戴过的那个残破的遮阳帽,镜头模拟他的视点看到红色的世界——遮阳帽如滤镜般过滤了世界的表象,而呈现清晰社会的图景(这是傻子的视角才能看到的),在这个真实世界中,迎面走来一群小孩子,拿雪球丢过来,一边喊着傻子、傻子。

在金马奖上,陈建斌不仅凭借《一个勺子》获得了最佳影片和最佳男主角,同时还凭借钮承泽导演的《军中乐园》获得了最佳男配角,可谓大获全胜。

故事片如果采用偷拍,大多是从实际效果的角度出发:让影片更具有真实的质感。

如果傻子是个女人,也有些许用处,哪个村子没几个光棍鳏夫?如果傻子是一棵枯树,可以劈开烧火。

拉条子找人花钱减刑,说好5万块减1年。

体制内的警察、底层人民代表村长、社会群体大头哥,他们对于拉条子拾来勺子这件事的态度就是大城市各个阶层民众的缩影。

观影前半期,我心中不时赞叹陈建斌拍出了中国乡土式梦幻,倘若与世隔绝的北镇与许多北欧本土情怀影片遥相呼应,西北特色幽默为高原更添了几抹乡趣。

这里面姜文是个例外,他开始拍片的那个时候,电影市场很不景气,导演反而能够不必顾虑票房,尽情地表达自己。

是承认生活就是这样,还是质疑为什么这么多人想要一个傻子,最终陈建斌找到了这个载体。

傻子总觉得万事都有死理,凡事都有应该和不应该。

这其实就是中国最普通的老百姓,他们就是靠着这样简单但却异常坚实的道理活着,活了年年岁岁,世世代代。

如果把《一个勺子》设想为一篇参加作文比赛的命题作文。

我不能给出答案,我只是一个导演,我只能提出问题。

那么如何来用视觉化的手段表现拉条子所处的困境呢?陈建斌巧妙运用了前景物品来暗示。

然而拉条子在最后的最后,仍没得到自己魂牵梦萦的终极答案。

到底是哪个镜头,她并没有明说。

麻烦接踵而至,拉条子自知上当受骗却有口难言,他想不明白,好事怎么就成了坏事?他开始以一位农民最淳朴的办法想自证清白。

操着一口重庆话的她一开始抗拒接纳勺子,最后又悉心照顾起勺子,甚至腾出自己儿子的被窝来给脏兮兮疯颠颠的勺子睡。

如果是为了表现人物,那么用扛拍能达到真实的效果,但如果是像这个镜头这样,是为了交代环境,那么就应该使用稳定的固定镜头。

这里有一点需要提一下,通篇所有人都觉得马吉是个勺子,只有一个人不把马吉当勺子——那就是大头哥。

然而,第二天又有一对带着口罩的夫妻来到拉条子家里认领傻子。

下边是我对这部影片的理解:首先,这部影片最重要的线索是角色的名字:主要角色的名字都不是随便起的,都是有寓意的。

卑微和执拗,这是拉条子的本色。

路上遇见了一个勺子(傻子),贫困的拉条子把勺子捡回家,开始是不情不愿却又对其心生怜悯怕他冻死饿死。

**最后说一下结尾,无论是电影还是小说,都没有给一个明白的答案。

电影散场时听到有人说不明白这片子讲的是什么,其实我也不明白,因为当你什么都明白时,那就真的变成个傻子了……有用3没用4这篇影评有剧透,电影一开头就打出字幕:勺子,1、用来喝汤盛饭用的工具;2、西北方言,说某人勺子,是说傻的意思。

陈建斌说:我们一开始就定下这个方针,假的不要,我们也没那么大本事,没那么多钱组织一县城的人都来给我当群众演员,所以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我们假扮成他们。

甚至有些愧意,觉得不该让勺子睡羊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