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勺子》:演员陈建斌的自画像(一个勺子)影评

Posted by admin at 12:00 上午 on 10, 8月 2022

这一连串的镜头,破了影片朴实无华的结构形式,以梦境代入人物情感,其实是表现拉条子为难处境的最高表现形式。

《一个勺子》和勺子没有关系,却总让人联想到理查德·盖尔拍摄于2008年的一部短片《勺子杀人狂》,讲述了一个可怜的医生被一个拿勺子的杀人狂疯狂袭击的故事。

得确保屋外的傻子不会冻死,才能安心把灯熄了。

这就是在教拉条子甘于蒙昧。

不知道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个牧羊人挥舞着鞭子赶着羊群的镜头,我的印象中好像也出现了好几次,这个镜头中背对着我们的牧羊人,就好像是一开始的拉条子之于勺子,还有大头哥之于拉条子,主动权都在他们手中,而拉条子这个在两面扮演不同角色的人物,成为主角就是理所应当的了,一方面他主宰着别人的命运,另一方面又被别人用鱼钩勾住了嘴巴。

冠冕堂光的说傻子也具有公民权但却放任其在社会上流浪漂泊,作为民警不对其施以任何援手。

依着童年的记忆、印象、感悟,再加上作家本身的虚构能力,这样的素材似乎是取之不竭的,但父亲依然会经常回去,不告诉任何人他是谁,穿着最普通的衣服,陪农人挖挖土豆,与羊倌聊聊闲天,走走村里飘着牛羊粪便味道的小路,认真调研不同时代下现实的农村生活,反映农村,农民的各种情况与问题。

拉条子贴了寻人启发,不久有人认领了傻子。

就为了躲那些不知真假的勺子家人。

追寻的最后不过是把自己折磨成了真正的傻子。

删了多少?观众想知道有提前看片的媒体同行透露,《一个勺子》全片为95分钟,王学兵的戏份大概15分钟,正脸并没有做处理。

朴素的西北农村,老实巴交的乡下人,写实的环境,干巴巴的故事,更不可能有玄幻的特技,这是一部注定被大多数人忽略的电影,但绝对是一部值得尊敬的电影。

只希望,未来的日子里,我们可以让正义回归,为善良正名。

这是部主旋律电视剧,讲的是新中国成立前后,一批海外学子如何求学以及如何冲破阻挠回国的故事,原型自然就是钱学森那批科学家了。

所以,对于失去儿子的拉条子,傻子就像他的儿子,何况傻子管金枝子叫妈。

而出演电视剧,是因为他已经揭不开锅了。

金马奖先后对《神探亨特张》、《一个勺子》做出肯定和褒奖,令人钦佩。

而为了寻找傻子,他成了另一个到处缠着别人的傻子……影片根据短篇小说《奔跑的月光》改编,陈建斌自编自导自演的处女作。

陈建斌的选择拍摄的是一部注定和高票房无缘的文艺片。

说他老实,他花钱走后门给自己的儿子减刑;说他善良,他受了委屈拿傻子和老婆撒气;说他圆滑世故,他又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最终也没有抛弃傻子;说他愚蠢,他又执着地去思考,想寻求一个答案。

尽管造成这种现象也并非全部是人本身的原因,但也无法怪责于立在路边的树或掠过天空的鸟。

傻子从羊圈进了他们的屋子,拉条子还帮傻子洗了澡、换了衣服,傻子再也不是那个脏兮兮的傻子了。

现场他不仅童心未泯,和观众自称为朕,还和金世佳一起模仿招财猫的经典动作嘟嘴卖萌。

11月10日,影片关键人物勺子的扮演者金世佳将迎来自己30岁的生日,勺子家族特地在上海提前为金世佳温暖庆生。

很多人都觉得,包括电影中的人都说,拉条子才是真正的傻子,你为什么管那么多,你为什么要向那些声称是傻子家人的陌生人一次次妥协,你为什么不懂照顾下自己,四十多岁的人了还就着寒风一次次吞咽干粮和白眼。

这个勺子可能代表着是一个缠人的麻烦,更关键的是,普通人不知道他是怎么来的,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他们想去寻找公权力的救济,公权力感觉这个麻烦不是公权调解的范围,他们有一些简单纯粹的解决方法,但是他们出自于一种不可思议的善良没有解决。

而当门真正打开,村长出现在门口时,这个梦也就醒了,恐怖的噩梦结束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另外,安利一下,我的父亲胡学文先生多年来的写作一直以农村最普通的农人为主人公,从最初到现在,很多作品都展现了城镇化大潮对乡村与农民的改变,他写坚守,也写改变。

从现在放映的成片可以看出来,片方在不过分影响电影的情况下剪掉了许多王学兵的镜头,即使有也尽量是背面或者侧脸入境。

Leave a Reply